光伏巨头*ST海润逾期债务超32亿 原董事长代偿2.78亿

    光伏巨头*ST海润(600401,SH)在债务泥潭中愈陷愈深。根据*ST海润7月23日晚间公告,公司目前的逾期债务总额已经超过32亿元,较前一次披露的金额大幅增长。同时,公司的涉诉金额也进一步扩大。

就在一片黯淡之中,*ST海润似乎也看到了一丝亮光。根据公司同步披露的公告,原董事长孟广宝实际控制的公司出面代偿2.78亿元债务。《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孟广宝曾被*ST海润作为战略投资者引入,出任公司董事长,但在去年7月,被上市公司董事会罢免逐出。

逾期债务窟窿扩大

根据*ST海润公告,截至目前,公司累计逾期债务金额为32.25亿元。其中,累计银行贷款等债务为11.95亿元,信托保理、融资租赁等其他金融机构的债务为20.3亿元。

此前,*ST海润曾于6月14日披露,截至13日,公司累计逾期债务金额为26.9亿元,其中累计银行贷款等债务为8.83亿元,信托保理、融资租赁等其他金融机构的债务为18.08亿元。

仅1个月时间,*ST海润的逾期债务进一步增长。对此,上市公司解释为:因部分银行、信托保理、融资租赁等金融机构的债务未能如期偿还,又没能及时筹集到资金完成贷款置换,导致了后续新增部分逾期债务。

同时,*ST海润披露称,在对公司近期未披露的累计涉及诉讼(仲裁)事项进行了统计发现,公司诉讼(仲裁)金额合计9.32亿元。6月14日,公司披露已有光大银行太仓支行、中国银行太仓支行、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合肥办事处等18家金融机构对公司及控股子公司提起诉讼及采取保全措施,涉诉金额累计为13.32亿元。合计算来,*ST海润涉诉金额累计超过22亿元。

由于无法清偿到期债务,*ST海润全资子公司海润电力也被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2017年度,海润电力营业收入为48.33亿元,高于*ST海润的32.56亿元。上市公司解释为:海润电力营业收入中包含对上市公司部分合并报表范围内其他关联公司的收入,该部分营业收入在上市公司合并报表层面已抵消。

原董事长出面代偿债务

*ST海润焦头烂额之际,“救星”似乎现身了。上市公司23日晚间披露称,公司及海润电力收到信达资产的《通知函》,信达资产已于近日收到华君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君保理)代公司的还款2.78亿元。

据悉,华君保理系*ST海润原董事长孟广宝所实际控制的公司。通过上述债权债务转让,孟广宝旗下的“华君系”成为了*ST海润的债权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研究发现,这并非孟广宝首次对*ST海润“施加援手”。5月15日,*ST海润曾公告称,国开证券、华君医药于5月10日签署《债权转让合同》。根据安排,国开证券在收到全部转让价款后,将持有的*ST海润1.85亿元债权及全部从权利转让给华君医药。华君医药同样由孟广宝所实际控制。

作为*ST海润前任董事长,孟广宝出面施加援手似乎合情合理,但孟广宝与*ST海润有着诸多恩怨情仇。

2016年,*ST海润因存在虚假陈诉行为引发投资者损失,杨怀进离职。深陷退市危机的*ST海润筹划通过定增方式引入被称为辽宁“隐秘富豪”的孟广宝及其控制的“华君系”。此后,上述定增虽未成功,但孟广宝携“华君系”团队先于获得股权前入主董事会。2016年4月,孟广宝出任*ST海润董事长。

不过,在短暂的蜜月后,孟广宝与*ST海润管理层之间似乎产生了矛盾。2017年7月,*ST海润独立董事徐小平“发难”,要求罢免董事长孟广宝。徐小平认为,孟广宝是*ST海润2016年财报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审计报告的主要责任人。此后,上市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罢免孟广宝董事长职务的议案。而孟广宝随后于2017年7月19日宣布辞去在*ST海润担任的一切职务,“华君系”的其他代表也在之后陆续退出*ST海润董事会。

让人没想到的是,在黯然出局后,孟广宝如今又以这样一种特殊的形式“卷土重来”。

文章点评:

昵称*

邮箱*

网址